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1971章 战争宝典的苏醒

咪乐|直播|苹果下载 另一方面,城市化的快速推进也给房地产市场发展带来诸多挑战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天色还没有明朗,模模糊糊的黎明中,只看到一个人影伸出手将血瓶接过来,然后朝着她投过去确认般的眼神。

“没问题的。”,付云晚说道“是龙杰克的鲜血,我亲手放的。”

很好,白发人点点头“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是你这种层面能够染指了,你现在在人前,依然是一幅永远瘫痪的样子,这是你的优势,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你已经瘫痪了,没有人会对你产生戒备心,但是劣势就是,你不能够继续抛头露面。”

明白的。

付云晚抬起头看着暗暗的黎明点头“当年先生救我一命的时候,我就已经做好了,不会活在光辉之中,也心甘情愿的愿意跟黑夜接触。”

白发人的声音充满了肯定:我喜欢你的觉悟。

转身离开,但是没走几步,付云晚突然感觉到,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突然蔓延出来,她受惊,猛然的回过头的时候,身后的白发人只是说道“走吧,刚刚有一条乡间野狗,想要过去咬你,但是已经被我赶跑了,所以你不必害怕。”

付云晚这才安安心心的上了车,驾驶着离开。

白发人将血瓶随手一扔,黑暗中,阮红妆走出来,接住。

“看来在雪山堡垒呆久了,还是对你非常有帮助的,我本来以为你看到旧日的仇人,会直接忍不住的大开杀戒,但是没想到,你居然这么稳,只是在最后一刻才散发出来一点的杀气,不错,看到这样的你,他想必一定也非常的欣慰。”

“克制不住自己脾气的人,既不值得托付,也不知道信任。”

很好,白发人点点头“不错的回答,性子被磨练的差不多后,接下来的事情,我就能够放心的交给你了。”

他的眼睛看向了阮红妆手中的血瓶说道

“这个血瓶里面的鲜血也叫做‘爆龙之血’,爆龙,是当年龙堡的七大古龙之一,跟闪光暴龙圣罗不一样,他们是与生俱来便能够操控爆炸的天才,同样也是炎属性非常高的一种族类,但是你不要慌张,龙靖城的两个儿子,一个早在多年前已经死亡,现在存在的,只不过是一个傀儡,另外一个资质平庸,即便拥有着高贵的血统,他也没有那种惊天动地的实力。”

阮红妆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“这个血滴落到石盆之中,便能够很轻而易举的获得爆龙圣戒,拿到后,带给我。”

白发人说完,朝着屋子里面走去。

他的脚印一重一轻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瘸子走路似的。

“对了,有条小尾巴一直跟着付云晚,你也顺便一起解决掉了吧。”

关上门的时候,再度吩咐。

在南吴城天幕区有大大小小上千个组织,每一个组织的性质和特点都非常的不一样,天魁这个组织既然是天字开头的,也必然有着自己的一些手段,此时此刻,在远处的一个山丘上面,那名躲藏在灌木丛中的骑士伸出手。

一根丝线在往回拉扯,紧接着,高空中一只微型机器鸟到达了他手中。

打开画面,确认着拍摄是否清晰。

但是不知道哪个白发人是发现了,还是故意而为之,无论是他跟阮红妆的交谈,还是前面跟付云晚的交流,都没有拍摄到他的正脸,只有一个大概的人形,但是如果继续拍摄下去的话,可能无法交差,他站起身,在灌木次中迅速的穿梭着。

搬开前方的一片枯萎的树枝,他刚想要上摩托车走,身后传来声音

“你在找这个吗?”

一转头,是阮红妆,手里面拿着车钥匙。

天魁的战士直接将腰间的战刀拿出来,一声低吼朝着阮红妆冲刺过去,同时,那只小型的机器鸟从他另外一只手袖口中发出来,落在地上,变成了一只微型的甲虫,在枯枝败叶里面迅速的移动着。

九死邪功-第一重血狱·血剑。

空气之中一滴滴的鲜血不断的涌动着,阮红妆以血凝剑,刺穿了天魁战士的脖颈。

他从他的尸体中搜索出来一个优盘,便离开,却没想到,优盘只是障眼法,那只微型甲虫才是。

公路上面的吕思琦蹲下来伸出手,那只微型视频甲虫顺着她的手背爬了上来。

“天魁该做的事情,已经全部都做完了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次的行动中也的确有人伤亡,女士,我想,您必须要加钱了。”,耳机里面,天魁的人说道,吕思琦表示没问题,而后继续说道“这个付云晚,我还需要你们的持续跟踪。”

吕思琦坐在车辆里面将视频连接到自己的手机,看到那个白发人,突然眉头紧锁,因为当年看到的那个从救助院里面将陈实带走的人,也同样是一头白发,他们是同一个人吗?

吕思琦一边开车一边拨通胖虎的电话

“现在天幕区的所有网络都已经被十一处接管了,你现在设备能用吗?”

胖虎劈头盖脸就是问候魔灵古堡他亲爱的妈妈。

“我家都被人烧了,还设备?”,听着,吕思琦不免有些同情胖虎。

“天幕区有没有那种能够跟十一处抗衡的组织?”,吕思琦再度问道。

“现在大家都人心惶惶的,很多组织都已经藏起来了,每个人似乎都非常的坚信,夏天龙头一定会有办法,大家都在保全自己,这个时候想要出现一个能够把十一处的老巢挖掉的组织,有倒是有,但是人家答不答应就是个问题。”

现在的天幕区因为外面的人进不来,就导致了整个区域的很多组织的价格都是水涨船高。

有点水浅王八多,遍地是大哥的感觉。

“尽量想办法。”,吕思琦说道。

——

龙氏花园,龙靖城的灵堂。

因为消息还没有公布出去,这里目前只有龙剑雨和蒂娜两个人给老爷子守夜,随着蒂娜一声“小雨,要是实在太困,你就去休息吧,明天会有人很多人过来吊唁,到时候忙里忙外。”,龙剑雨站起身点点头,走出去。

休息?他怎么会休息?从小到大爷爷最疼的就是自己,如今爷爷死的不明不白,大伯那些人居然说什么,还要占领太阳区?我占领他妈个麻花区,爷爷的死就不要调查了吗?

红卉?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冥河,那不是书本里面的东西吗?真的有这样的东西?

他一边在花园里面走一边抽烟看着手机上面的介绍“红卉,一种生长在冥河旁边的植物,极难获得,毒性极强,一旦进入身体,将会无视免疫系统的尽情捣乱,红卉无法用正常手段获取,只能够通过冥河摆渡人卡戎来获得,或者…乘坐卡戎的渡船去获得…”

他看得津津有味,丝毫没注意到身后,龙飞宇一板砖狠狠的拍在他的脑袋上。

手机掉落,龙剑雨直接昏迷过去,龙飞宇拿着一个小瓶子,从他脑袋受伤的地方不断的接血,说着“大侄子,你不要怪我,杰克是我亲生儿子我下不去手,思来想去只有你了,就一点,就这么一小瓶,你放心,叔叔也不贪心的。”

跟付云晚的手段比起来,龙飞宇这也太九牛一毛了。

距离江炼的一个小时已经只剩下二十分钟的时间了,手下的几个人也非常的奇怪,大少爷这么风风火火的到底要做什么呢?

阿华看着龙飞宇再度降落到龙墓里面,眉头紧锁的看着眼前一具具摆放整齐的尸体,这些尸体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心脏全部都被掏空,但是却依然具备着行走的能力。

“丝…”阿华自己摇摇头“不应该吧,如果是赶尸术的话,也不存在隔空赶尸这样的说法呀”

手下跑过来,拿着电话,示意是上头。

是圆公子,他在问着这边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。

尽管龙墓里面现在已经热闹的快凑成一桌麻将了…

阿华依然铿锵有力的回复着:请您放心,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!

挂完电话有问着三刀六剑说道“大少爷怎么进进出出的?找厕所吗?”

——

还没有得到回答,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划破长夜的哨音。

“西边方向,西边方向,速度快,速度快…”,阿华一边对着对讲机呐喊一边奔跑着,还没等到达,远远便看到,阮红妆直接单手掐着一个战士的脖颈将他举了起来。

血狱-血流红骨。

一道道的血水卷动成了激猛的鲜血漩涡,瞬间将那名战士的血肉全部都吞噬。

短短几秒,竟然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骸骨。

阿华看到后立刻脸色大变,但是他不清楚阮红妆到底是什么来头,现在天幕区里面的局势,实在是太复杂了,复杂的点就在于,这个区域的组织实在是太多太多,冒出来一个你都没听过的组织,你很难去判断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。

“举起手。”,阿华持枪,身边的战士们纷纷的将阮红妆包围。

阮红妆白发金眉,远看,带着一股极其高贵的气质,尽管跟鲜血打交道,但是一身白衣,身上不沾染分毫血水,十多年雪山堡垒的磨练,让他如同一朵高贵的梅花般,阿华也是走南闯北的人,一眼就判断出来,这是个大角色,绝对不是那些小组织能够拥有的强者。

“倒计时三秒,不闪开,结果就是死。”

阮红妆将阿华的话当做放屁,背着手,直接开始走。

我跟圆公子南征北战这么多年就没有看到过这么嚣张的,阿华怒气攻心,直接下令开枪,身边的战士们全部都纷纷的举起战枪直接扣动扳机,顷刻间,密集的子弹雨直接朝着阮红妆冲锋过去。

阮红妆全身一个转动,瞬间变成了一团红色的液体,在地上一个冲刺。

到达阿华面前,液体升腾,阮红妆伸出手,伸出手想要去抓阿华的脖颈,但是身为龙墓的负责人,他真的像他表现的那样没有什么责任感吗?

那是当然!

阿华直接被阮红转抓住脖子。

“想要你们的老大就这么死掉的话,尽管开枪啊……”,阮红妆淡淡的说道。

“唔唔唔…”,阿华一边闷哼,一边用眼神示意,大家放下枪。

老大被制住,手下的人当然不敢轻举妄动,阮红妆带着阿华一直冲刺到前方的墓坑旁边,而后猛然的将他甩了出去,阿华刚刚获得生机,立刻一声令下,枪口喷涌着火焰,子弹再次朝着阮红妆爆发过来的时候,阮红妆眼神中怒气一闪。

血狱-超杀-血鞭。

他身后滚滚的气浪“嘭”的一声凶狠炸裂,紧接着一根根的血鞭直接爆炸扩散出去,精准的飞舞移动,全部都缠绕在一个个战士的脖颈上,而那些打进了阮红妆身体里面的子弹,在下一刻阮红妆的身体上面出现一圈圈血漩涡后,全部都推动了出来。

这什么功夫啊?

阿华揉了揉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,但是能够判断,肯定是邪功!

只有邪功,才足够如此的恐怖和变态!

阮红妆血鞭一转,十几个魔灵古堡的战士,身体在几秒之间时间内,全身的鲜血全部都被吸收的干干净净,一具具持枪的干尸纷纷的倒在地上。

但是就在阮红妆想要跳跃进入龙墓的瞬间,一直悬浮在龙之骸骨上空的战争宝典突然停止了光线的喷发,随后整本宝典“啪”的一声直接关上,阮红妆自己都没反映过来,宝典突然打开,紧接着,无数数不清的巨大火球从宝典中疯狂的爆发出来。

“恩?”,

阮红妆自我疑惑了一声,右手一抓,一面血盾挡在了前面。

“咚咚咚咚”的爆裂声中,火球不断的冲击在阮红妆的血盾上面,在血盾破裂的瞬间,阮红妆想要硬闯过去。

两颗火球直接冲锋过来,阮红妆瞬间化血为剑,一剑横扫。

火球斩裂的瞬间,直接散落成无数的碎火不断的冲击在阮红妆的身体上面。

火焰在他的身体上面顿时燃烧起来,阮红妆飞速的移动,来到墓地的一个池塘便,跳跃进去后…

“轰…”整个池塘都疯狂的燃烧起来,一池子的莲花全部都在火焰中烧成了灰烬。

那可是战争宝典爆发的力量,开玩笑吗?

阮红妆无奈之下,自我爆裂成了无数的血水漫天飞舞,火焰也跟着一起爆裂,无数的火星和血水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,那些没有燃烧的鲜血,渐渐的聚拢在一起,变成了阮红妆的本体,看的出来,为了熄灭战争宝典的火焰,他对付的很吃力。

他还想要往龙墓那边靠,但是已经心有余悸。

阿华在旁边看着,意识到要跑的时候,阮红妆一水袖直接飞过来,卷住他,将他拉扯过来,而后让阿华让人头盾牌,去前方探探路…

百度